臺灣美術季刊
首頁>臺灣美術
臺灣美術季刊資料

102 期
2015年10月
現存「南投燒」款陶器窯口之歸屬問題初探(下)
陳新上
  南投陶器發展到日治時期,由常滑陶師龜岡安太郎(Kameoka Yasutarō)引進朱泥陶與樂燒釉陶,這種新陶器與南投傳統陶器的風格不同,成為「南投燒」的重要產品。現存一批日治時期南投燒文物,過去的研究學者認為它們都是劉樹枝所經營的協德陶器工場所生產。然而筆者從日本常滑龜岡安太郎的家屬中取得幾份明治時期的原始文件,發現這種論點有商榷的餘地,因而提出本論文。本論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以分類法將這些文物的落款分為16式,再依銘款的內容,將此16個款式作品分為「南投燒劉」、「南投燒」與「臺灣南投」三群。經由風格分析後,確定各群的主要風格特徵與彼此之間的相互關係。再以新的文獻與文物為證據,判斷第一群「南投燒劉」為劉家協德陶器工場的作品,而第二群與第三群主要為「南投陶器所」的作品。而同樣是南投陶器所的作品中,第二群為前期的作品,第三群為後期的作品。本文也論證南投陶器所的印款與產品的確有混入協德窯作品的情形,成為一種挪用的現象。然而其間的差異相當明顯,區隔並不困難。筆者認為即使協德窯有挪用印款與模具的情形,然而把日治時期南投燒的作品全部歸屬於協德窯的論述是有問題的。由於過去學界因為材料的限制,不知道有「南投陶器所」這家窯場,以致發生錯誤的判斷。本文依據新的文件資料與文物的特徵,還原其本來應有的歸屬。由於南投燒陶器技術與造形學自日本,並可追溯到與歐洲現代陶瓷的關係,成為文化交流與全球化的一環。
文字全文瀏覽 :
未獲授權
原刊頁面瀏覽 :
未獲授權